首页 >> 电商学院 >>电商资讯 >> 为什么说电商打不垮便利店?麦壳云告诉你,什么叫便利店跨入新零售时代
详细内容

为什么说电商打不垮便利店?麦壳云告诉你,什么叫便利店跨入新零售时代

时间:2017-06-08     作者:麦壳云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他是见福便利店的创始人,他有接近1000家的连锁规模的便利店,张利在中国便利店领域被称为“极客”,他对零售有了新的认识,要么往上游走,要么往下游的零售去。

新零售时代

中国便利店对IT投入太少了

“当我们店面发展到200到500家的时候,忽然产生了一种焦虑,以前三五十家时,谁是谁家的店长比较清楚,店面越多就越糊涂。”张利说,分散的店面管理也是挑战,如何有效及时地掌握几百家店面的销售情况、货品情况、客流等,都促使见福便利店急需投入资金搞IT建设

2009年,500万的资金投入对还未见盈利的见福便利店来说算是捉襟见肘。此时,日本的几家便利店巨头711、全家和罗森进入中国八年有余,这些企业涉足便利店业态比国内早几十年,而且都比较注重IT投入,用野村综研研究副总乡裕的话来说:“相对于日本便利店对IT的投资水平,中国便利店对IT投入实在是太少了。”

为什么是便利店?

野村综研一直在跟踪研究日本零售的小业态,他们发现,从1997年开始到2016年,小业态在日本持续上升,与之相对应的是,其他大型业态一直很低迷。乡裕认为,电商在全球的发展是大型零售走下坡路的外在原因,“在日本,便利店又被称为5分钟商圈,解决人们的及时性需求,电商对它的冲击不是太大”。

便利店的增长态势在中国同样不错。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《2017便利店发展报告》中显示, 2016年,中国连锁品牌化便利店门店数接近10万家,销售达1300亿,行业增速为13%。过去几年,便利店也是整个线下零售行业中增速最快的领域,销售额从2008年的178亿元增长到2014年的408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.8%。

“电商出现之初对便利店的确有些冲突,终归是进来一个竞争者”,张利告诉品途商业评论,“但对便利店的影响又是最小的。它离消费者近,最终,便利店演变为门店网和互联网的交汇点。”在见福便利店,提供了免费的接收包裹服务,而且随着电商的发展,包裹接收也越多,反而带来了更多客流。

便利店新零售

据了解,菜鸟物流体系的终端“菜鸟驿站”的合作方式之一便是便利店,阿里巴巴的数据显示,2015年全年单日最高峰包裹量是1.6亿,2016年达到2.5亿,增势很大,今年5月,马云还表示未来七八年将达到一天10亿包裹量。

见福便利店没有计算过投入和到店取包裹者的转化率,张利觉得与网上昂贵的引流费相比,免费提供寄存包裹的服务体现了便利店的便民精神,也给店面带来客群。“电商的出现对大卖场产生冲击,对便利店反而是有益的,便利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增强自身的管理吧”,张利向记者总结。

郎然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潘育新对此有相同的看法:“电商最核心的利器是价格战以及物流快递到家服务,便利店最核心的价值部分是方便、快捷和及时,消费随机。任何一个消费者在饿了渴了的时候,并不能通过电商来马上解决这些问题。”

最厉害的是,随着电商的发展,移动支付早已走到线下,以及快速物流,各大便利店很早把这些部分打通,“支付、物流、到家加的服务反而会让便利店的服务会变得更立体。

“眼一睁,十万元没了”

创办见福便利店前,张利从事啤酒批发,一次,客户请他去美国看NBA,初次接触到美国的街边有很多“小店”,随后,他到日本考察了便利店的标杆企业——7-Eleven。2003年,张利的批发事业遇到了瓶颈,一直谋求转型。2005年,他在厦门大学学习MBA课程,接触到了“微笑曲线”理论。

至此,对于转型,他有了新认识——想要跳出加工制造的瓶颈,要么往上游走,要么往下游的零售去。“没有太多调研,傻乎乎地跟进来”,张利回忆。

便利店,英文简称CVS(Convenience Store),是一种用以满足顾客应急性、便利性需求的零售业态,它的兴起国外,缘于超市的大型化与郊外化,作为补充出现。1927年,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南方公司首创便利店原型,1946年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便利店,并将店铺命名为“7-Eleven”。上世纪70年代7-Eleven被引入日本。

中国本土的便利店形态早于超市的发展,以上海的“百式便利店”为代表,诞生于1993年3月,是目前国内零售业界公认最早的、较具现代特征的便利店。2001年时,由于罗森、7-Eleven进入中国,一举改变了当时上海便利店的竞争格局。

2005年的厦门也有便利店,主要经营者为中国台湾人。张利起初认为,小店投资小,见效快,甚至还有些看不起,因为此前的批发业务一单交易量和利润都还算可观。但很快,他发现,便利店不是这么简单。

在单店看到盈利后,见福便利店扩大规模,当做到5家连锁以后,亏损开始出现,此后的情况是“开一家亏一家”,张利有些焦头难额,他去请教了同行,同行调侃式地告诉他一个“真相”:“所谓的7-Eleven,7年亏损7亿,第11年才会赚钱”!

这番话让张利认识到一个行业规律:做便利店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盈利,“那两年挺累的,在把规模做上去以前,我们总共亏损了几千万,现在号称三年能开到500家的,都是骗子,除非去做并购。”

张利的体会并不是个案。宋迎春是Today便利店创始人,这家创立于南宁的便利店,诞生于2008年,此后在增加门店的过程中,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“有些数据大家不知道,2015年我们一年亏损3000万。就是那个时候我经常给内部讲,一睁眼、一闭眼十万块没有了,所以不敢闭眼。”他回忆。

2014年以前,宋迎春一直在找钱,2011年时,有个企业提出收购Today,2000万,“80万起本,卖2000万,也赚了”,经过再三思考,他最终没有接受,直到于2014年拿到红杉资本的投资。

红杉中国合伙人刘星透露,Today目前在武汉有150家连锁店面,“它最厉害的地方是在武汉召集了非常多优秀的加盟合伙人。” Today加盟店的店主有在东风汽车做财务的,也有本地国企的中层,还有一家是澳洲留学回来的小伙子开的,甚至有武汉当地的网红、武汉大学研究生开的......

“这批经营者有相当高的素质,对于客户服务和创业本身的理解,完全站在了更高的高度,他们完胜传统小杂货铺的大爷大妈或者大叔大婶们。 像Today这样的线下零售企业,不需要做得比京东阿里更好,只需要比周边的线下店更好就成功了。”刘星说道。

便利店O2O

智慧零售全球站在一条起跑线上”

自2016年起,宋迎春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,而张利在把见福便利店做到200到500家规模时,体会到了管理100家店面与管理500家店面的异同,引入了信息化体系

但真正让张利被业界称为“极客”的是他将人脸识别引入到店面。“实体零售业最难的是对客户的认知”,张利说,现在每天到见福便利店的消费者加起来有30来万,“他们是谁?是男?是女?是老?是少?我们完全不知”。

传统的便利店通过发展会员体系来做到这一点,流程往往是让消费者填表格,留姓名、联系方式等。“我不认识你,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信息?”张利反问,他也观察到他的孩子这一辈已经很少会对外公开自己的信息,“在西方社会,搜集个人信息被认为不礼貌”。

像其他便利店一样,见福便利店的每个店面都有监控摄像头,除非遇到极端案例,才会想起挖掘这里面的素材,“摄像头的商业价值是没有被充分发掘出来,可不可以借助摄像头来摄取到店客户的生物信息?”约在2016年,他找了很多厂商来聊这件事,但是大家都无法理解,而最终,见福便利店与微软达成了合作。

张利将这套方案总结为“非浸入式客户体系”,不仅让搜集信息做到无形,而且也不会让客户去关注公号,受到推送信息的骚扰等。“进店的客户如果经常光顾,我们会在他第十次到达时免单,这算是给消费者以回馈。”张利说道,“上传到后台的人脸信息,变为一段段串码,这些串码又不会还原为图像,进店的人大可不必担心自己的相片会外传。”

今年5月,在2017年中国便利店大会上,全球便利店行业的翘楚7-Eleven、罗森、全家悉数出场,但他们更像是“布道者”,台下大多数人为中国本土便利店从业者。

十足就是其中之一,这家立足浙江的本土便利店,有1800家直营店,董事长刘忠建认为,便利店这个行业,不比超市,真正的护城河是密集布点,“有些地方我们占住了,别人就不好进来。中国人更了解中国人,浙江人最了解浙江市场,我们真正能做的是抓住时间,充分了解当地市场,做个性化设计,这样护城河就出来了。”

“几家日本便利店巨头发展了几十年,他们在鲜食开发、店面管理、货品管理上肯定走到前列,我们在追赶,他们也在跑,这个距离会始终存在”,张利告诉,“虽然我们引入人脸识别到店面的做法效果还待观察,但在智慧零售这个话题上,本土便利店与三大巨头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我们有信心换道超车。”新零售电商时代

麦壳云新零售商城

郑州麦壳软件科技有限公司

专注于中小型商城/O2O/B2B2C传统产业平台云建站系统服务

联系电话:0371-22993208

公司传真:0371-22993208

联系邮箱:services@meakcms.com

公司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丰庆路65号

麦壳云_云建站